致老戴:圆梦路上,感恩有您!

自2016年以来,每年八月,一名温州商人都在烈日下跋涉数千英里来到铜仁。他走遍了6个区县的20多个乡镇,爬过无数的山坡,拐过无数的弯,寻找贫困学生,只是为了帮助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在过去的三年里,他捐赠了40多万元来帮助梦想实现大学的38名贫困学生。所有这些大学生顺利毕业后,补贴将达到100万元。

拜访一千英里外的贫困学生

这个商人叫戴世法,他的朋友叫他“老戴”。二十多年来,他一直捐赠贫困大学生。今年8月16日,他应市总工会邀请再次来到铜仁。

老戴希望他花的每一分钱都能真正帮助贫困学生,所以他对受助者非常严格。这次,工会联合会收集了25名贫困学生的数据,并将他们送往老戴。老戴一个接一个打电话询问情况,并从贫困家庭中挑选了15名学生作为补贴对象。“我们必须帮助那些最需要帮助的孩子。只有当场观察,我们才能有信心。”过去,即使生意很忙,老戴也会找时间去参观。他过去常常一夜之间从温州旅行1500公里到皖南山区。

同一天下午6点,老戴从温州抵达松涛。吃过一顿快餐后,他敦促市总工会的工作人员安排他与去年在该县接受补贴的四名贫困学生进行讨论,了解今年学校补贴儿童的学习和生活条件。补贴学生杨业迪一开口,老戴就打断她说:“小杨,你上学期没在成绩单上盖章吗?”杨业迪解释说,因为学校赞助的老师在学期末有事情要做,他们找不到老师,所以没有盖章。老戴告诉杨业迪去学校补一份,开学后发给他,否则会影响下学期的补贴。

王小彤,目前在哈尔滨商业大学学习,他说:“当我第一次上学的时候,我还不习惯。后来我加入了学校的社团,参加了上学期的辩论比赛,在图书馆努力学习,在业余时间读了更多的书,为研究生入学考试做准备。”老戴立即表示,如果王小彤被研究生院录取,他会继续支持她,并告诉她外出勤工俭学时要注意安全。

老戴对陪同他的市工会联合会副主席刘长龙说:“有一个受补贴的孩子收到钱后没有去上学。我希望受资助的孩子每学期都把结果发给我,并要一张邮票,以便知道他们是否在学校学习。每年我都支持?矶嗪⒆印N也患堑糜泻1暮⒆樱曳浅G宄丶堑妹挥泻1暮⒆印!?

对贫困学生的经济援助没有回报

第二天早上8点,我听到县工会联合会的工作人员说学生艾龙的家庭非常困难,但是在电话检查时被拒绝了。我希望老戴会去看。老戴想了想,然后让工作人员带路去一龙家。

艾龙的家人在松涛最偏远的甘龙镇。他的父亲因为股骨头坏死而不能做体力工作,他的姐姐患有白癜风,他的母亲患有心脏病,他的家庭非常贫困。为了送他们的两个孩子上学,他们在县城的老干村租了一套顶楼公寓,通常靠母亲打零工谋生。当老戴来到一龙住的租来的房子时,他先在房间里转了转,拉开橱柜,看了看一龙父母的情况。他问一龙的母亲,“孩子的父亲现在在哪里?你之前发来的信息说孩子的父亲在开车。现在他说他不能工作。该案件发生在2014年。我不确定孩子的父亲现在是什么。我希望见到孩子的父亲。”孩子的母亲哽咽着说,“孩子的父亲现在和一龙的祖父母住在他的家乡。这个家庭在县城的生活费用太高,负担不起。”一龙对老戴说:“戴叔叔,我父亲病得很重,家庭也很困难。甚至我的高中也是由别人资助的。”之后,一龙展示了p

下午1点,老戴来到石梁镇。在通往何承远家的山路上,刘长龙对老戴说:“路不容易,小心点。”老戴开玩笑说,“你害怕什么?去北京大学的学生家里比去年容易多了。”前年,他们去了思南县的鹦鹉溪镇看望学生张胜。他的家人住在半山腰。通往他家的路只有40厘米宽。老戴脸色苍白,双腿颤抖。他仍然敢于走过。“我以前从未走过这样的山路。我真的很害怕。”说起当时的情景,老戴有点尴尬。

当我来到何承远家时,我看到小何的父亲因车祸瘫痪在床上,他70岁的祖母因过度劳累而饱经沧桑,他的三个孙子挤在两个不到40平方米的小屋里。老戴对工作人员说,我只是想帮助这样的孩子,并把“学习帮助信”交给了贫困学生。“你必须保留这张纸,上面有我们的联系方式。之后,在每学期结束时,你要在成绩单上加盖系里的公章,然后寄给戴叔叔。他会在下学期开始前及时通知你学费和住宿费。”

希望传递爱

从松涛到石阡到德江,我在三天内走访了16个乡镇。几天后,老戴表情沉重。

老戴出生于一个痛苦的孩子。当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的家庭是一个五口之家。他父亲眼睛不好。他长大后,创办了一家工厂做生意。天气很好。他喜欢和老板打麻将。后来,他觉?梦蘖模胱龅闶裁础K崭湛戳说缡犹ü赜谄独а洗笱У墓悴ァ?1997年,他开始向家乡温州的贫困大学生捐款。后来,他在江苏省扬中市创办了一家企业,开始资助苏北的贫困学生,然后逐渐扩展到安徽、新疆和贵州。

老戴一直以自己的名义向贫困学生捐款。他不要求任何回报。他只希望每个人都能传递他的爱,帮助更多有需要的人。他说:“每年到时候,当钱没有交付时,我都会感到不舒服和焦虑。”在过去的20年里,你捐了多少人和多少钱?老戴没有准确的数字,但只记得每年将捐赠约50万至60万元。现在,老戴为自己设定了一个每年补贴至少50人的小目标。如果有合格的人,他们不介意增加。

令老戴骄傲的是,他资助的几名学生已经通过了博士和硕士考试。有些人已经结婚并有幸福的家庭。有些人已经开始帮助别人了。还有几个人主动提出帮助其他需要更多帮助的孩子。